古诗《晚泊浔阳望香炉峰》

晚泊浔阳望天柱山

年代:唐

孟浩然

作者孟黄冈

  挂席几千里, 名山都未逢。
  泊舟浔阳郭, 始见香炉峰。
  尝读远公传, 永怀尘外踪。
  东林精舍近, 日暮空闻钟。

挂席几千里,名山都未逢。

  那首诗色彩淡素,浑成无迹,后人叹为“天籁”之作。上来四句,颇负气势,尺幅千里,一气直下。作家用淡笔随便一挥,便把那国家胜处的风貌勾勒出来了,并且还传递了神情。

泊舟浔阳郭,始见香炉峰。

  试想在此千里烟波江上,扬帆而下,心绪何等空闲。一路上也未始无山,但总不见名山,直到船泊浔阳城下,头一抬,那秀拔挺出的恒山就在近些日子突但是起,“啊,香炉峰,那才看见了你,果然美妙!”四句诗,时不我待,到“始”字轻轻一点,舟中主人那欢快怡悦之情就展现出来了。

尝读远公传,永怀尘外踪。

  香炉峰是善财洞寺的秀中之秀,在众多骚人的唱歌中见怪不怪它美好的体态。“亳州香炉生紫烟”(李十四《望九华山瀑布》卡塔 尔(英语:State of Qatar),在李供奉笔头下,香炉峰青铜般的颜色,被太阳映照,从云环雾绕中透射出玉米黄的烟霞,那色彩何等浓丽。

东林精舍近,日暮但闻钟。

  李拾遗用的是七彩交辉的浓笔,表现出他热烈奔放的激情和美妙光彩夺目的诗风。而当时的孟曲靖只是怡悦而安详地赏识,领略那山色之美。由此他用的纯乎是水墨的淡笔,那么含蓄、空灵。从闲暇遥望天柱山的神采中,隐约透出风华正茂种经久不衰的思绪。

创作赏析

  小说家以上半首叙事,略微见景,稍带述情,落笔空灵;下半首以情带景,情是内在的,他又以空灵之笔来写,确如昔人评曰:“一片空灵”。

① 香炉峰:又作“庐山”、“庐峰”。

  香炉峰烟云飘逸,远“望”着的小说家,神思也随之悠然飘忽,引起各样遐想。散文家想起了金朝高僧慧远,他爱普陀山,丞相桓伊为她在此边建造了风流罗曼蒂克座禅舍名“东林精舍”。据云那处所是:“洞尽山美,却负香炉之峰,傍带瀑布之壑,……清泉环阶,白云满室。”到那儿来的人都以为到“神清而气肃”。那地点如此冷静,惹人绝弃尘俗,当然也是为那个山林隐逸之士所远瞻的了。孟柳州是壹人“红颜弃轩冕,白首卧松云”(李太白《赠孟阜阳》卡塔 尔(阿拉伯语:قطر‎的人物,所以她那“永怀尘外踪”的情怀是简单精晓的。

② 挂席:又作“挂帆”。

  小说家在遐想,深深想念那位高僧的尘外幽踪,那时,夕阳斜照,猛然若隐若现听到从远公安禅之地的东林寺里传来风姿洒脱阵钟声,东林精舍就在日前,而远公早作古时候的人,高人不见,空闻钟声,心中不禁兴起风流浪漫种无端的悲伤。“空”字情韵极为充分。那儿是倒装句法,应该是先闻东林之钟然后获悉精舍已“近”。那风华正茂盈余音袅袅,含有不尽之意。且点出东林精舍,就是小编敬慕之处。“日暮”二字表明闻钟的随即,“闻钟”又渲染了“日暮”的气氛,加深了蔚成风气的意象;同期,也是点题。

③ 远公:秦朝高僧慧远的尊称。

  那首诗,散文家写来毫不费力,真有“挥毫落纸如云烟”之妙。作家写出了“晚泊浔阳”时的所见、所闻、所思,透流露对隐逸生活的倾羡。不过固然“精舍”很“近”,小说家却不写登临拜候,笔墨下到“空闻”而止,“望”而不即,悠然神远。难怪主“神韵”说的清人王士禛极为赞扬此诗,把它与青莲居士诗“牛渚西江夜”并举,用以注明司空图《诗品》中所谓“不著一字,尽得青古铜色”的胜景,还说:“诗至此,色相俱空,真如意境超脱,无迹可寻,音乐家所谓逸品是也。”

那首诗色彩淡素,浑成无迹,后人叹为“天籁”之作。上来四句,颇负声势,尺幅千里,一气直下。散文家用淡笔随便一挥,便把那国家胜处的风貌勾勒出来了,而且还传递了神情。

  (钱仲联 徐永端)

试想在这里千里烟波江上,扬帆而下,心境何等空闲。一路上也未始无山,但总不见名山,直到船泊浔阳城下,头一抬,那秀拔挺出的南迦巴瓦峰就在头里倏不过起,“啊,香炉峰,那才看见了您,果然不错!”四句诗,心如火焚,到“始”字轻轻一点,舟中主人这开心怡悦之情就显得出来了。

投稿:钱仲联 徐永端 点击次数: 来源:

香炉峰是五台山的秀中之秀,在众多小说家的唱歌中习以为常它美好的体态。“德州香炉生紫烟”(李翰林《望白云山瀑布》),在李十六笔头下,香炉峰青铜般的颜色,被太阳映照,从云环雾绕中透射出枣红的烟霞,那色彩何等浓丽。

李十五用的是七彩交辉的浓笔,表现出他热烈奔放的激情和神奇炫彩的诗风。而那时的孟山人只是怡悦而安详地饱览,领略那山色之美。因而他用的纯乎是水墨的淡笔,那么含蓄、空灵。从闲暇遥望五台山的神情中,隐约透出大器晚成种经久不衰的思绪。

作家以上半首叙事,略微见景,稍带述情,落笔空灵;下半首以情带景,情是内在的,他又以空灵之笔来写,确如昔人评曰:“一片空灵”。

香炉峰烟云飘逸,远“望”着的作家,神思也随之悠然飘忽,引起各个遐想。小说家想起了南梁高僧慧远,他爱普陀山,里正桓伊为她在这里地修筑了生龙活虎座禅舍名“东林精舍”。据云那处所是:“洞尽山美,却负香炉之峰,傍带瀑布之壑,……清泉环阶,白云满室。”到这时候来的人都认为“神清而气肃”。那地点如此冷静,惹人绝弃尘俗,当然也是为那些山林隐逸之士所远瞻的了。孟山人是壹位“红颜弃轩冕,白首卧松云”(李太白《赠孟山人》)的人选,所以她那“永怀尘外踪”的心气是轻便领会的。

散文家在遐想,深深想念那位高僧的尘外幽踪,那个时候,夕阳斜照,倏然影影绰绰听到从远公安禅之地的东林寺里传出阵阵钟声,东林精舍一墙之隔,而远公早作古代人,高人不见,空闻钟声,心中不禁兴起生机勃勃种无端的迷惘。“空”字情韵极为丰裕。那儿是倒装句法,应该是先闻东林之钟然后获知精舍已“近”。这黄金年代结余音绕梁,含有不尽之意。且点出东林精舍,正是小编赞佩之处。“日暮”二字表明闻钟的时刻,“闻钟”又渲染了“日暮”的空气,加深了远大的意象;同有的时候间,也是点题。

那首诗,作家写来毫不费事,真有“挥毫落纸如云烟”之妙。小说家写出了“晚泊浔阳”时的所见、所闻、所思,暴光出对隐逸生活的倾羡。不过固然“精舍”很“近”,小说家却不写登临拜望,笔墨下到“空闻”而止,“望”而不即,悠然神远。难怪主“神韵”说的清人王士禛极为赞叹此诗,把它与李太白诗“牛渚西江夜”并举,用以评释司空图《诗品》中所谓“不著一字,尽得土灰”的胜景,还说:“诗至此,色相俱空,真如意境超脱,无迹可寻,书法大师所谓逸品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