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日前,北京阅读季发布了一份北京儿童阅读空间地图,公布了185家阅读空间,遍布16个区县。这份名单包括了书店、绘本馆、图书馆少儿阅览区等。其中一家,就是由海归妈妈创办的公益少儿中英文图书馆——皮卡书屋。

8月的北京格外闷热。

走进位于万柳中路的皮卡书屋,在并不宽敞的屋子里,最好的空间都留给了塞满中英文图书的书柜。孩子们三五成群,坐在角落里安静地读书。多媒体教室里,夏令营活动正在进行,孩子们用英语和老师互动交流。

早上7点多,8岁的小姑娘笑笑就由上班的爸爸送到位于三元桥的皮卡书屋。在这里,笑笑开始一天的夏令营时间:看书、参加主题活动、做游戏、讲故事、做手工……晚上下班时,爸爸再把笑笑接回家。在社区图书馆里参加暑假夏令营,成为北京很多小孩子的度假新选择。开营两周,笑笑已经在指导老师的带领下,阅读了十多册中英文绘本,自己翻阅的绘本超过50本,远远超过她上学期的阅读量,也远远超过北京市2017年人均10.35本的阅读量。

这家书屋,是一家社区书屋。“我们的服务群体是0—15岁的孩子,主要是3—8岁的孩子。”皮卡书屋总馆长程欣介绍说,“皮卡书屋万柳馆的会员,以万柳社区的居民为主,服务辐射了方圆5公里的社区。”

据北京全民阅读统筹机构——北京阅读季领导小组办公室介绍,今年7月起,北京多家书店、图书馆、阅读空间有针对性地推出阅读主题的夏令营。目前北京市全民阅读活动平台上,已经出现了近20个阅读主题夏令营。其中有每日接送的走读营,也有一到两周的寄宿营。这一现象已引起很多读者关注。

下课了,小学员张芷薰一边挑选着陈列柜里的礼品,一边展示手里的“皮卡币”:“每读完一本书就可以领到两张‘皮卡币’,用‘皮卡币’换取喜欢的礼物,我已经换到很多礼物了!”9岁的张芷薰已经在皮卡书屋度过了3年,算得上资深“小书虫”了。

借阅读探寻自然奥秘

今年暑假,皮卡书屋举办了不少有趣的活动:“阅读马拉松”,让孩子们在卡片上记录自己的阅读历程;邀请心理学家举办“什么是真正的成功”讲座;邀请文化教育专家与家长们分享“如何有效阅读”等。

“十三五”时期,全民阅读从“倡导期”进入“推动期”,新颖有效的阅读推广方法和形态一直被社会高度关注。在教育改革和社会推动双重动力下,暑假期间各种主题夏令营也成为青少年阅读推广的“创变区”:新理念、新形态、新模式不断出现。

每到傍晚,万柳社区的孩子们,或由父母带着,或三两结伴,到皮卡书屋参加手工、故事会,一直到闭馆才恋恋不舍地离开。“皮卡书屋,已成为孩子们除了幼儿园、家庭之外,非常重要的一个空间。”程欣说。

北京阅读季的“夏阅山”主题活动中,“香山奇妙夜”是比较有特色的一个主题夏令营。这是一个由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博士、国家动物博物馆策划总监张劲硕和自然摄影师郑洋一起发起,以博物阅读为主题的短期夏令营。

皮卡书屋2006年由4位海归妈妈创办,创办人之一罗鸣回忆说:“当时,我和朋友们带着孩子回国居住,发现北京这个发达程度不亚于华盛顿的城市却没有社区图书馆。作为国外社区图书馆的受益者,我们产生这样一个想法,在中国建立社区图书馆。”

每周五的下午5点,孩子们在家长的带领下来到香山公园指定集结地,先要动手在营地搭建帐篷,建造科考小基地。之后,老师们会开一个短暂的分享会,分享博物百科全书的阅读方法以及夏天可以在香山观察到的动植物。在“香山奇妙夜”活动现场,北京阅读季特别设置“阅读家流动书展—自然科普1平米特展”,配备少儿科普、自然科学绘本为主的优秀图书。夜深了,孩子们在“博物达人”的带领下,徒步登山,穿越夜幕观赏香山山脉地理景观,观察中华林蛙、东方铃蟾等动物在夜间的形态,最后回到帐篷休息。第二天早上,孩子们起床之后集结看白天的景色,之后完成下山。他们在自然与山野间认知精彩的世界,在触摸花草识别昆虫中感受万物的鲜活魅力,跟随自然的步伐省身前行。

没有足够的经费做宣传,经验也不足。开业之初,她们就面临着门可罗雀的尴尬。“为了宣传,我们做过很多尝试。现在,我们已经摸索出了一些经验,带着书进社区做活动、开办亲子故事会、举办冬夏令营等。家长的口口相传,孩子的互相推荐,成为我们吸纳会员的主要方式。”罗鸣说。

来自北京市西城区的小卢同学说,在搭建帐篷的过程中,组织者给他们讲了野外露营的各种安全防护知识,既增强了父母和孩子之间的协作精神,又把“安全第一”的意识放在了首位。

经过近10年探索,皮卡书屋已经形成了社区图书馆运营模式。“亲子阅读”的明确定位让皮卡书屋的服务更细化更精准,而其民营公助、市场补充的模式,也为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提供了经验。

还有小朋友表示,参加“香山奇妙夜”,让他重新找到了学习和阅读的别样乐趣,变得自信而快乐,明确了自己的方向。活动中,小读者们根据爱好选择自己喜欢的图书,看得津津有味,还不时聚在一起交流各自的见解和读后感,开阔了眼界,增长了知识,增进了友谊,与自然的距离变近了。

皮卡书屋还定期在社区举办亲子活动。很多孩子在皮卡书屋找到了一起玩耍的小伙伴,有些性格孤僻的孩子也变得开朗。

《博物》杂志主编许秋汉阐释了博物与阅读的关系:“对于我们每个人而言,博物阅读能够弥补我们缺失的自然常识,比如怎样对付蟑螂和蚊子,山上哪些野果好吃……其次,博物知识会带给我们一种独特的优雅情趣,这是一种生命本能的愉悦。种花养草、观鸟赏鱼、仰望星空、徒步荒野……本应就是活泼泼的人类最享受的生活。”

皮卡书屋的终身会员沈舒朗,从小学到高中,一直追随着皮卡书屋。已经上高中的舒朗,周末放学后还会到皮卡故事会上给小朋友们讲故事,在手工会上主动留下来帮助小朋友们。在舒朗心中,帮助他人早已成为习惯。

从阅读中学习生活

此外,皮卡书屋还建立了“终身会员家长交流群”,让家长们也有了一个交换图书资源、探讨亲子阅读的公共空间。皮卡书屋,成为社区居民通过孩子互相熟悉的平台。不少家长自告奋勇为书屋建言献策,自发成为推广儿童阅读的“智囊团”。

北京百万庄图书大厦的“小小发明家夏令营”也是日营,一期5五天。这个夏令营与“火星人聚乐部”合作,采用创客教育模式,每节课都是“趣味知识+科学实验+动手创作”。如让孩子们思考没有电的时代,古人如何在夏天吃到冰棒,学习磁制冷和极限低温的知识,最后亲手制作小冰箱并且测试冰箱制冷效果。主要老师都来自重点院校毕业生,有的还是网络主播,年轻有活力。这个夏令营两个月举办10期,广受周边居民好评。

若干年前,罗鸣曾畅想,有一天皮卡书屋在北京遍地开花,社区图书馆真正渗入到孩子们的生活中。如今,社区图书馆在中国正慢慢增多。正像程欣所说,“皮卡书屋走过了10年,增开了3家社区分馆,我们的理想也在生根、发芽、长大。”

北京皮卡书屋依托中英文双语绘本馆,开办阅读主题夏令营已有10年历史。今年他们开了4期野外生存寄宿营和8期美式日营。阅读主题夏令营引入美国英文阅读分级测评体系,对小朋友的英文阅读水平定位,根据阅读能力提供阅读文本。外出前,孩子们需要了解身边的事物,阅读相关书籍,还要与其他组员讨论,记录并分享给爸爸妈妈。营员需要阅读关于营地的信息、参考书目,在列出计划以及日记写作时要使用正确的拼写、标点语法。他们会学习阅读地图,使用专业术语以及绘图,学会研究地形决定最佳宿营地点等。

皮卡书屋运营总监程欣说:作为引入国外理念的社区图书馆,一直把阅读推广作为第一要务。给孩子们设计夏令营都是与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各种场景,教会孩子以阅读为工具,改造现实。

夏令营引发的“05后”书店

今年6月,12岁的成都男孩陈知远宣布开设国内第一家以“05后”社交与兴趣为主题的线上共享书店。书店没有实体,而是邀请具有同样兴趣爱好的小伙伴线上学习交流,然后线下寻找对这一活动有兴趣的书店,一起到书店去探索、开读书会或者是创新实践。现在,加入这个小同学“未来公民概念书店”计划的实体书店,已达几十家。一些书店邀请他就书店的经营模式,特别是如何吸引“00后”和“05后”群体等话题出谋划策。

两年前,陈知远参加了少年商学院“拯救书店计划”,这是一个跨学科学习项目。1个月实践,线上4次视频直播课、线下4次创意时间挑战。据主办机构说,陈知远在第一周挑战“废弃场所大改造”中,就把自己家附近的废弃厂房,设计成概念书店。之后通过去书店调研和采访,陈同学不断完整自己的创意。

今年8月,脱胎于“拯救书店计划”的“2048未来书店大创想”夏令营在成都开营。在6天5夜的夏令营中,营员们每天的固定模块是学习阅读方法和练习TED式演讲,期间通过采访调研、案例分析、营销讨论等方式来创想未来的阅读空间。

主办机构负责人张华说,现在家长都希望孩子能变成“T型人才”,夏令营充分利用暑假期间进行生动活泼的教育,丰富孩子的视野,为孩子未来专注实践打下基础。阅读夏令营,从内容营销,到培训课程,再到项目游学,不断丰富着社会对“阅读”的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