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01.net 1

七月,绿色不减,温暖不变,清凉的月光跨过篱笆小园,从我的窗台上路过。

木樨之香缔造了另一个小镇

这样的七月,宁静适宜,芳香清远,适合一个人把所有的情绪交给文字,交给知心的笔墨,只安静不语。同样的,适合坐在葡萄架下,静下心来,再听一遍牛郎织女的悄悄话;适合泡一杯菊花茶,翻开一部古老的诗集,把一阙阙婉约的宋词从氤氲的茶水里打捞;适合怀揣淡淡的心事,一个人去廊下赏月、听风,采集整个夏夜的凉与香。无论时光远近,你在与不在,光阴都一样温暖,馨香。

木樨之香缔造了另一个小镇,

刚下过一场下雨,空气里尚有凉透的感觉,从树下穿过,月光轻而易举就爬进我的眼里,如一个调皮的孩童玩捉迷藏。它一点点挪动脚步覆上假山,水池,树木和花朵,把它们都揽进自己的怀里,骄傲的又像个妖媚的女子,放肆人间。风是清的,天空很蓝,像是静默的湖泊,微风只稍一吹,就能泛起美丽的涟漪。

在我呼吸内外,缔造了对称的氤氲。

只留下六分绿色,四分月光,剩下的,都交给来往的风。七月,我行走的步伐不能太急,绿色和月光都跟在我身后,我怕一个转身,它们就跟丢了,就像丢了一个人,一段曾经刻骨铭心的回忆。

我的木樨香小镇温煦、圆满

时常一个人乘着夜色去河边。只一个人,在河边安静行走,河水清澈,月光叮咚,静下心来,能清晰的听到水流和月光碰撞的悦耳之音。然后,找一个台阶坐下,看看不远处的花花草草,偶尔还能听到从某一栋楼层里听到悦耳的葫芦丝,那是我最熟悉的曲子《小小新娘花》,《彩云之南》。曾有一段时间,极度喜爱葫芦丝音乐,被它缠绵悠扬的曲调所吸引,后来只要有时间便听,竟也厌了。喜欢一样东西,是不能靠它太近的,隔一段距离,反而会增加它的吸引力和重要性。

和安静。我将终老于此。

一直很认同现代作家桑田的一句话:当你爱一样东西的时候,你就应该保持距离,有它的时候,你活得更丰盛,没有它,你会挂念,会想它,会觉得你不能没有它,你的爱不再浓烈却细水长流,不会再为它死去活来了,克制会让你爱得更长久。爱情如此,对待事物也应如此。

所有症候在病入膏肓的途中

有些人,有些事,总是姗姗来迟,然后,等待就成了一门必做的功课,哪怕是春去秋来,大雪封路,亦不能改。站在时光的渡口,久久的,要等的,也不过是命中注定的那一个。

缓慢痊愈。所有缓慢痊愈的症候

晚风一吹,月光便向我倾斜过来,大树的叶子摇动着,依旧青绿,生命力旺盛,在月光下可爱的招摇着双手。多年前,就喜欢绿色和花朵,所以从不轻易采撷,就算是大片的野菊花一年年开过,我也只是路过,招招手,停留一会儿。

将在月圆时反复发作——

夏深了,夜也开始深了,我的墨快用完了,浓黑的夜色可否用来砚墨?把轻柔的月光,写成一首舒缓薄凉的长诗,安放在水中央。

木樨之香正秘密修补着最后的亏损。

漫漫长夏,月光恰好,若是无事,带上最美的心情,听风去。

而尘世的月光难免会误解人意——

月光隐匿,带走了所有河流

与爱人额头上静谧的辉芒。

我眼窠漆黑,反复推敲入秋以来的措辞。

我将记录所有氤氲的瞬间和

隐秘的永恒,我将终老于此并留下诗篇。

终我一生,我效仿木樨之香

缔造另一个小镇:温煦、圆满、安静。

每一棵树都是清凉的教堂

我能否声明自己信仰一棵树

我能否声明,凡是树都值得我信仰

我没有一间世俗的教堂,我的教堂枝繁叶茂

那个盛夏跑到雪浪湖看荷花的诗人一定会说

她信仰荷花,连带荷叶一起信仰

瞧,信仰的性别差异性是多么微小

对美和自然的笃信让我们成为同类

而又有各自鲜明的偏嗜

她与荷相映成画,我伫立在一排水杉下

春天时,我曾信仰过一棵香樟

它在雨中静默,有自己的光

现在是盛夏,我信仰自己窗前四五株高耸的水杉

即使到了秋天,深秋,我依然会信仰它们

它们天生肃穆,不容我过于轻浮

www.301.net,现在,它们是我清凉的教堂,渡我过这个苦夏

它们高过新近落成的高层写字楼

用细密的枝叶摩挲难得在城市上空徜徉的

清洁的云,并不完全是视角造成的错觉

人间散步

偶尔避开市声,避开成群结队的暴走族

和妻子在学校的赭红色跑道上散步

假日,薄暮,微风。人间空空荡荡

因为台风过境,黑色的塑胶颗粒在球场边缘

堆积出波浪形的痕迹

弯道外侧的草地深可没膝,一只瘦脱了形的白猫

追逐着不见影儿的昆虫。此时夕晖

在体育馆的气窗玻璃上静静涂鸦着最后的斑斓

如是,这般,我们确也有厌嫌人烟缭绕

而欲跳脱出去偷得片时清净和逍遥的妄念

实际上更多时候我们不离尘嚣半步

我们热爱这小镇的人间烟火并乐在其中——

当暮色垂定,路灯亮起

我和妻子总是会踱出家门

秀州街往东,或者往西,从不作刻意选择

也从不忌讳顺流逆流——我本芸芸

在燥热的夏风里,在昏黄的路灯下,在人间

我们面目模糊,汗流浃背地散着中年的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