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自从大地上出现了沙漠,就同时出现了沙漠植物。其中,叫做驼刺的植物,分布尤为广泛。如果自然界冥冥中有统领者,小小驼刺去守望大漠戈壁,是不是自然之神所委派?而坚忍不拔,忠于职守的驼刺,一守即千年,从未动摇从未间断过。假如诸君不悭吝,就为它点个赞,竖个大拇哥,如何?

发表于 2002-09-07 14:20

骆驼刺与骆驼 汽车在茫茫的戈壁上奔驰,湛蓝湛蓝的天空与远处的戈壁连成一线。我们到了敦隍才知道,虽然眼下正是热浪滚滚的夏末季节,可我们在这里坐的车都绝少有开空调的,问司机,他们都说没必要,我们起初都认为是司机们节约的借口。到了戈壁公路上,我们才确切地感到司机们说的不必要的道理。车窗外烈日炎炎,刺眼的阳光照在干涸焦黄的戈壁上,地面温度起码有摄氏40度以上,远远地看去,地面的热浪都在微微地颤抖。可汽车开起来,迎面吹来的风却又带有阵阵凉意,不似想象中的那样热浪袭人。戈壁上也不是象我们想象中的那样寸草不生,远远地看着一丛丛暗绿色的植物,零星星地点缀在焦黄的戈壁上,问王师傅,才知道那些植物大多是骆驼刺。 在我生活的地方,是无缘结识骆驼刺的,只是从各种书上和资料里知道了骆驼刺的生命由来:骆驼刺的枝条呈绿白色,上面长着直直的小刺。在刺间分布着叶茎,叶子很小,只有麦粒儿大,在叶茎上呈对开交错排列,少则五至七片,多的达十五片,全是单数。不论是多雨草绿的夏季,还是天旱草枯的秋季,它总是绿油油的,一堆堆,一丛丛,格外惹人眼。它的根极富有韧性,而且扎得很深,才能吸到贫脊干涸土壤里的水分,因此在任何季节里它都绿意葱葱、生机勃勃。干旱和寒冷的严酷,使一切绿色生命望而却步,只有骆驼刺以最简单的形式生存下来,在毫不留情地虐杀一切绿色生命的干旱,暴风和严寒里,只有骆驼刺能够存活下来,形成戈壁滩上不多的点缀和生命的痕迹,并且保持和繁衍着庞大的家族。 因为我们一行都没有见过骆驼刺,所以在一处较浓密的骆驼刺旁停了车。我仔细地摸了摸那绿色的骆驼刺,非常硬,而且刺非常扎手,可它看起来有一种非常超凡脱俗地美——桀骜不训、坚韧顽强。看着它,我想起了娇艳的玫瑰,它们唯一的共同之处就是都长着扎人的刺,可玫瑰生长在温暖湿润的地方,而它却生长在干旱、严寒且多风暴的戈壁荒漠地带,我甚至想到,它就似戈壁沙漠中的玫瑰了……它短而又细的枝,针状的叶,绿绿的,无丝毫的娇媚之态。听说它还开一种细小到几乎看不出的花,和孕育它的戈壁沙地一样的颜色,也应是花中最不起眼的色彩了。然而它却与任何花比起来毫不逊色,任风和昆虫为之授粉,默默地结籽,在寂寞的期待中迎接雨水,然后幽幽地发芽。据说蜜蜂采了骆驼刺的花所酿的蜜风味独特,芳香扑鼻,甜蜜非常呢。 上车后和王师傅讨论起为何骆驼喜欢吃骆驼刺的问题,王师傅笑笑地告诉我们,他们当地有这样一句话:人吃辣椒找辣,骆驼吃刺找扎。据说骆驼一段时间不吃骆驼刺,就象喜欢吃辣椒的人想辣椒一样坐立不安呢,胃里痒痒的呀。 听着王师傅的话,我不由地不钦佩生命的高度适应性了。在那广袤的沙漠翰海,为了生存,骆驼会使用驼峰蓄水,因为沙漠里没有那么多的清泉供它们饮用;为了生存,骆驼学会了吃骆驼刺,因为沙漠里只有它最多,可以果饥肠。而我们这些人类,在享受着高度现代文明的都市里,不甘寂寞,不甘无知,跋千山,涉万水,来到这前古的文明前,凭悼远古昨日的成就,探寻历史昔日的辉煌。如此,是否就可以站在历史的肩膀上,期待更大的辉煌,而不韬前人的覆辙,唤回忘却和衰落的文明?

我也相信,是由这位自然之神,在统筹管理着这一丸地球,使它井然有序地运转再运转,让万千生灵安居乐业。何谓大自然?就是狭义的自然界。它是与人类社会,相区别的物质世界。它一直客观地存在着,绝非虚幻,也就是老子所说的:道法自然吧。它是我们人类赖以生存的基础。

人间万物,各司其职。比如蜡梅,宋·王安石所描摹的:“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它带着春的信息,匆匆赶来,甚至等不及绿叶来扶持,为踏雪寻梅者,为苏醒中的大地,送来一袭清香和最早的色彩和暖意,凌寒而生发的。因为这是它的分工,务必到位。我们不能左右,甚至懒于去思考它的来龙去脉。同样,对于坚贞不渝守望大漠的驼刺,我们曾有过感叹和钦佩,却很少去呵护和关照,甚或忽略不计。

驼刺,又称:骆驼刺、骆驼草。6月开花,8月花势最盛。它的根系,发达惊人,一般长达15米至20米,甚至达30米。那是为了从沙漠和戈壁深处,汲取地下水分和营养所需的缘故。它,生得自然,又耐旱,最具利他精神。在戈壁、沙漠之中它是骆驼最倾心的生命食粮。故称:骆驼刺。不论生长环境多么恶劣,它都能顽强地生存下去。甚至为了保存自己有限的水分,使自己变得十分矮小,却把根系,扎入大地深处,汲取生命之养于骆驼刺。这苦命的、朴拙的野草,已将全部生命支撑着同样苦命的骆驼存活于沙漠戈壁之中。

在雨水充沛的地带,是见不到驼刺的。它选择的就是戈壁荒漠,临旱而生。也不知它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它的种子在没有水分的情况下,是如何发芽、扎根,去存活的?

在大漠戈壁中,驼刺是最具生命张力的一种植物。它低低矮矮的,一丛丛一片片地在生长,只等待骆驼来享用,并把飞沙固定在自己周围。每当我读到,孤独的骆驼,长途跋涉之后,低首去啃驼刺的这一苦涩的剪影,我的眼里,便不由噙满泪水。

资料称:每当七月,在风势加重之时,驼刺的刺,就会去刺破自己的叶片。而从叶片流出的液汁,极富糖分,如果收集起来晒干多余的水分,就可以缩成一块块的糖,好吃不说,竟然成为了一种贡品。据说,唐玄宗在位时,由于这种糖比蜜还甜,并呈时尚的琥珀色,便被封为贡品,赐名:刺蜜。刺蜜就这样,沿着四通八达的丝绸之路销售到了中原各地。

另外,新疆有关科学家经过研究发现,刺蜜不仅有益人体,甚至可防顽疾,健身。它也可以制作成调料。驼刺还有个不可低估的伟大作用,那就是防风、固沙。凡有驼刺生长的地方,都形成小小沙包,飞沙被驼刺扯住了腿,老老实实呆在那里。有时,飞沙过猛,会把驼刺掩埋,但顽强的它,很快攻破沙罩,重新冒出头来。这一功能,其他植物是没法比拟的。在腾格里沙漠的腹地,我曾看见一小片一小片的驼刺,在漠风中簌簌抖动,它暗绿色的短枝在阳光下与金黄色的沙漠形成强烈的对比,似在宣读生命的绿色宣言。

它的周边竟然还开有一丛丛蓝色的小花,它们是不是为呵护驼刺才生发的呢?在一丛小花底部,还爬着两条沙漠壁虎,安然地在睡觉。显然,这一绿色的小世界,是生命之地,是大自然的一帧特写镜头。它的出现,竟然使我忘记,大漠、飞沙、干旱以及寂寥的天空中匆匆掠去的流云。

驼刺的刺,很尖锐亦很细,一是为了防止水分流失;二是为了防身,保护自己。但骆驼却适应它的刺,是因为骆驼口腔两侧有大量尖锐的肉刺,它可以去磨损仙人掌、驼剌之类植物的尖刺,真乃一物降一物,不,应该说,它是专为骆驼降生在大漠戈壁的。似在说:其他生物请勿靠近。

守望,是一个多么美好的字眼,也是最适合驼刺的词语。驼刺、骆驼,为何使我念念不忘,而且总是出现在笔下,是因为它们所处的艰苦环境,以及它们的利他精神,坚韧而顽强的生存意志,让我心动。沙漠是生态世界的一块伤痕,好在我们国家的绿化治沙事业,这些年走在了世界的前列。据报道,美国航天局发现,近17年以来,中国的植被增加量,占世界植被总量的25%,也就是四分之一。这不仅让人欣慰,亦让人振奋和喜悦。

沙漠是可以治理的,我们每一个人都发挥智慧和耐力,向大漠一寸寸、一丈丈地索取绿色,总有一天,我们的地球,会被生命的绿色全然覆盖,这绝非空想。

作家简介:查干,蒙古族,曾任内蒙古乌盟文联主席、中国作协《民族文学》杂志社编辑部主任,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中国作协会员、中国诗歌学会常务理事、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会员。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资深会员、中国朱鹮代言人。著有《灵魂家园》等多部诗集。散文、评论,散见于全国报刊。部分作品被译美、英、法、日、朝、匈牙利、波兰文,介绍国外。二十次荣获国家、自治区文学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