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里,是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的一个县。我知道这个名字,是报章说它是扶贫易地搬迁的“贵州样板”。于是,我对它充满了想象,在遥不可及的陌生感中不断丰富着它的形象。

一场春雨过后,我去了龙里。柏油的高速公路像一条黑龙,闪着幽光快速向群山滑去。车下了高速公路,很快,便在山与山之间,出现了一个相对的开阔坡地,天空好像豁然敞亮。红枫透着阳光和空间,春天的刺梨含苞欲放。山上、路边,植被成片,新绿绵绵,呈现出一片蓬蓬勃勃的景观,让我惊喜。远远地就听到了水声哗哗,日夜不息,激越亢奋。这是从哪里流下来的水?我看到了,一个巨大的龙头,气宇轩昂,扬起高高的头,它的眼睛瞪得圆圆,像两盏明灯挂在岩壁。从它嘴里吐出的水,形成了瀑布。我喜欢瀑布溅起的白色,那是水流冲刷翻滚上来的气息,纯粹迷蒙,充满生气。陪同我前往的老孟说:“龙里到了。先去看奋进社区吧?”这奋进社区,是老孟一路介绍的易地扶贫搬迁的移民新村。

车穿过漂亮的县城,我们一鼓作气向着城郊的高新科技产业园驶去。在产业园区的附近,一个错落有致的建筑群出现在我们面前,能看得出,它刚刚建起不久,一个居住着上千户易地搬迁的移民新村──奋进社区。这里环境优美,布局合理,比我居住在省城里的小区还漂亮。老孟把社区主任请来,给我们一一介绍了这个社区的情况。主任引领着我们参观了社区的设施,学校、幼儿园、日间照料中心、文化广场、农贸市场、平价超市……一路走来,我至今叫得出的,还叫不全的,新新鲜鲜,就连一个叫酒席办理中心的地方也做足了腔调,这太重要了,我想,龙里建立这个社区时是多么用情用心啊,作为一个少数民族的同胞,我理解这是不能忽视的,民族兄弟们习惯通过喝一点酒的方式进行交朋结友,交流情感,同时也十分重视本民族的传统节庆,有一个地方,喝上一点酒,能够增加喜庆气氛,精神层面的需求在这里便可以得到一脉贯穿……

在广场边上,我看到佝偻着腰的老婆婆和邻居闲扯,微笑着展示自己刚刚买回的新鲜蔬菜;抬头仰望,某家的阳台已经把被子晒了出来,因为有太阳的味道,晚上就可以睡得更香;还有的人家,也许是过年腌的腊肉还没吃完,两三串挂在阳台上,这些都是城里人日常的景象了。然而,我突然感觉到一个偌大的社区,此时怎么显得出奇的安静?我好奇地问社区主任。“人都在产业园的车间里上班呢。”主任笑着对我说。于是,我明白了,龙里县把扶贫工作和发展工业企业有机结合起来,采取同步规划、同步建设、同步搬迁的方式实施建设,把就业当成扶贫工作的头等大事,有效地解决了山上贫困户把家搬进来,把心安下来,把幸福的日子长久地过下来。

此时,两个身着美丽服饰的苗族姑娘从一幢住宅楼的电梯间走出,绣满图案的上衣,黑色百褶裙,头发梳理得整齐光亮,辫成一股盘至脑后打髻,煞是好看。在这样的小区里,她们的出现,泛着喜悦,就连笑声都带着美妙的色彩,奋进社区鲜活的生态景象,连同那一幢幢崭新整洁的高楼,无不溢出生活的绵长、新生的活力。

我之前多次到过贵州,在大山里,依偎着山崖,简陋的木草房子分散住着一户户民族同胞。他们不知是哪一年迁徙而至,像山里的树花,在幽僻的地方倔强地生存。他们以自身的血肉精气,拥抱着一切能走能飞的精灵,催开一切能放能合的花朵,养育一切能吟能歌的灵魂,本能地存在着一种热切的生命期待。我想,穿在姑娘们身上的花裙,就是表达她们情感的一个载体,不管她们绣得是怎样复杂多变、抽象夸张的图案,都是纤巧的心灵对外部世界的观照,蕴含着她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要不,为什么绣得全是五彩斑斓、艳丽多姿的图案呢?然而,由于历史原因和交通条件等诸多因素的制约,生存环境和生活条件的落后,共同富裕的缺席,总让人对这片土地贫瘠与对五彩向往的反差,暗生嘘叹。

龙里几代人在挣脱贫困的山路上探寻。精准扶贫是一股温暖人心的力量,有梦。龙里的奋进社区整体规划建设,真正实现了稳得住、能致富,融得入的目标,持续推进搬迁群众的后续发展,从根本上提升了搬迁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我站在了奋进的大地上,正在用自己的身心感受着一个时代的嬗变。是的,人的生存最根本条件就是家呀。房子就是家的写照,家就是房子的缩影,如今,这些原本散居在高山茅舍里的老乡,真的拥有了自己的新房,就有了自己温暖的家。此情此景,我们沉浸在热议中。一位年轻的家长正好从工厂下班回家,征得他的同意,我们走进电梯到了他的家。一眼看去,宽敞的客厅里,电视、冰箱、空调等家电一应俱全,就连饮水机都比我家正在用的还新款。看那厨房、餐厅和卫生间干净整洁,还有两间明亮的卧室,我的心暖了起来。主人对我说,他能住上像城里人住的新房,真正拥有了梦想的天堂。现在他和爱人在产业园的一家生产婴幼儿用品的工厂上班,两个孩子放学回来,可以先在日间照料中心做作业、玩耍,晚上又能在自己的房子里学习,这是他过去想都不敢想的事儿。他和我说着他的昨天、说着今天,眼里都是满足。说着说着,他从酒柜里端出了满满的一罐蜂蜜,拿着勺子,让我们品尝自己养的蜂蜜。他得意地说,家里人每天都能喝上自己在山上自养的蜂蜜。真甜,生活改善了,也会养生了,从他黑里透红的脸上,我看到了这位布衣族老乡的幸福喜悦。我问他,你现在的生活比蜜甜吧?他说,当然当然,真的很感谢上面。“上面”?我明白了,这是发自内心的回答。他的话语朴素而实在,又饱含着期待与感恩。时光流转,面前的景象便是这些搬迁移民的好心情吧……

人生如寄,有家心安。寄的是身体,安的是心灵。然而,要真正做到这一点是很不容易的。在社区的办公楼里,我见到了一位在扶贫攻坚岗位上,穿破三双解放鞋的“80后”小顾,他是洗马镇驻村第一书记。我问他,动员山上贫困农户搬迁的最大困难是什么?他说:“就是如何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心能安下来。你得一户户地做工作,用自己的智慧和能力,真正尊重和理解他们的想法,去实现他们的梦想。”他还说,“然后就是坚持,因为精准扶贫工作太艰难了,很多的时候你觉得你做得很好,仍然有这样那样的问题随时会击溃你。这时乐观的心态就很重要,还有就是情怀,把老乡的事当成自己的事,才能够吸引周围的人都来支持你。”

小顾的一席话,让我看到了龙里有多少像小顾一样的人,为了各民族同胞共同富裕,真心真情奔跑在逶迤不绝的大石山间,春风化雨般一一把散居的乡亲们内心捂热,使他们安心地踩在大地上,有了自己应有的体面和尊严。

看着面前发生的一切,我又来到高高的岩崖前,看着龙里的那条巨龙,听着哗哗的奔泻声,这分明是龙里奋进的脚步声。是啊,山是会说话的,水是会说话的,奋进社区用色彩、声音、蜂蜜与温度,和我们说话,彼此会意。奋进社区的面貌,其实也是龙里的面貌。精准扶贫,激励龙里人的心志,照亮了迷雾缠绕的山路。在龙里,我到每一个地方,遇到每一个人,仿佛总感到有一种感人的力量在奔涌,总有一曲壮怀人心的旋律萦绕耳际。

此刻,奋进社区在我心里成了一个美好的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