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庆先用大链锁了周青,张环拿了,走不上三两步,周青说:“兄弟们,随我去。他若是罢了就罢;若不然,我们就夺先锋做。”张士贵听了此言,心中好不惊骇,说:“不好。”只得重又走近仁贵床 前,叫声:“薛礼,那周青倚仗强蛮,诸事不遵法度,我大老爷不去处他。只要周青出马,救了二位小将军,就将功赎罪了。”仁贵点头道:“这也罢了。周兄弟,如今大老爷不来加罪你,你可好好出马,救了二位小将军,将功免罪。快去快去。”周青不敢违逆兄长,只好连忙结束,上马端兵,同了七个兄弟,跟随张环,来到中营。姜兴本、姜兴霸啸鼓掠阵,王新鹤、李庆红坐马端兵助阵。

今朝谁来东辽去,功建登州薛姓人。

单讲唐营内,张士贵闻报子婿被番将擒去,急得面如土色,心惊胆战,说:“我的儿,你大哥、妹丈被番邦擒去,出兵速救还好,若迟一刻,谅他必作刀头之鬼。为今之计怎么样处置?”志彪、志豹说:“爹爹,大哥,妹丈本事好些,尚且被他活捉了去,我弟兄焉能是他敌手?薛礼又有大病在床 ,如今谁人去救?”士贵叫声:“我儿,不如着周青去,自然救得回来。”中军那里应道:“有,大老爷有何吩咐?”张环说:“你到前营月字号,传火头军周青来见我。”应道:“是。”中军来到前营前,也不下马,他是昨日新参的内中军,不知火头军厉害之处,竟这样大模大样,望里面喝叫一声:“呔!老爷有令,传火头军周青。”内边这几位火头将军,也有在床 前伏侍仁贵,也有在那里吃饭。周青听见他大呼小叫,便骂:“不知哪个瞎眼狗囊的,见我们在此用饭,还要呼叫我们,不要睬他。”仍旧是忙忙碌碌,只管吃饭,不走出来。

张士贵闻知,说:“薛礼,你为何去了几天?且把探地穴事情细说与大老爷得知。”仁贵答应,就把娘娘赠宝征东之事,细说一回。张环大喜说:“也算一桩功劳。”吩咐就此拔寨起行。仁贵回到前锋营,藏好了四件宝贝,卷帐行兵,正望山东地界而来。在路担搁几天,早到山东登州府。正是:

毕竟不知如何胜败,且看下回分解。

那中军奉令来到月字号,说:“呔!火头军薛礼,大老爷传你。”薛礼正在与四个兄弟讲究武略,只听得中军说大老爷叫传,薛礼大众一呼风赶出营门,同中军来到穴前说:“大老爷在上,薛礼叩头。不知传小人到来,有何军令?”张环说:“薛礼,方才平空裂此地穴,其深无比,想一定是朝廷洪福,必有异宝在下。你下去探一探,看是什么宝物,拿起来献上朝廷,也是一件大功,可折得罪了。”薛礼道:“待小人下去。”周青说:“去不得的。”仁贵道:“不妨。生死乃命中所定,为兄下去得。”张环传令手下人,将一只竹篮系了一条索子,摇动响铃,我们就好收你起来。这根索子用了盘车,周青、姜、李四人执定盘车,慢慢坠将下去。彼时张环父子都在穴边,看守仁贵探穴上来回音。

张士贵听言,心中大怒说:“我把你这该死的狗头重处才是。我大老爷逐日差中军去传火头军,何曾有一言得罪,今日第一遭差你去,就折断令箭,不遵号令。想是你一定得罪了他们,所以吃亏回来。左右过来,把这中军锁了,待我大老爷自去请罪。”两旁答应,就把中军锁住。张环带了中军步行往前营来,三子跟着。中军见了,好不气恼,心想,早晓大老爷是这样惧怕火头军,我也不敢大呼小叫的了。

张士贵说:“好骁勇草寇,战不上二合,大孩儿受了伤败下来了。”何宗宪叫声:“岳父,待小婿出去擒来。”张环说:“贤婿出马,须要小心。”何宗宪说:“不妨。”按按头上凤翅双分亮银盔,紧紧身上柳叶银条甲,手举方天戟,催开银鬃马,冲上前来说:“咦!该死的强盗,休要扬威,我来取你之命哩。”董逵抬头一看,喝道:“哪怕你们有百万英雄,千员上将,也难过此天盖山。”何宗宪听了,说:“你敢是吃了狮子心大虫胆,说得出这样大话。照戟罢!”一戟直望董逵咽喉挑进来。董逵喊一声:“来得好!”把滚银槍架在一边,战不上三个回合,董逵横转槍杆子,照着何宗宪背上“当”只一击,打得抱鞍吐血说:“阿唷!唷唷,好厉害!”带转马,大败望营前回来了。”董逵哈哈大笑道:“哪怕你们百万雄兵齐赶上来,也过不得此山。”便勒马拦住山下。

那番将蓝天碧一闻志龙之言,呵呵冷笑道:“不必夸能,魔家这支金槍,从不曾挑无名之将。既要送死,快通名来!”张志龙道:“我乃先锋大将张大老爷长公子爷张志龙便是,谁人不知我本事厉害,快快放马过来。”

何宗宪败回来到营前说:“岳父,强盗槍法厉害,小婿实难敌他。还有谁人胜得他来?”父子六人无计可施。单表五个火头军在营前看打仗,见强盗连败大老爷一子一婿,十分猖獗,恼了薛仁贵性子,说:“岂有此理!一个强盗尚被他霸住天盖山,阻住大唐兵马,无人可退,焉能到得东辽?”心内忿忿不平,走进自己营中,拿了方天画戟,来叫张环面前,叫声:“大老爷,公子爷不能取胜,待薛礼去擒来。”张士贵说:“又来了,小将军尚不能胜,何在于你?且上去看。”薛礼走上前,把戟串一串,喝声:“呔,狗强盗!此处乃朝廷血脉,就是客商也不该阻住,要买路钱。我们奉旨御驾亲征,开路先锋,天邦兵马打从天盖山经过,不思回避,擅敢拦阻此山去路。既撞在我手,快快下马祭我戟尖!”董逵说:“呔!步下来此穿白小卒,敢是铜包胆铁包颈?方才二位小将,尚然被大王爷 打得吐血而回,你这小小鼠辈想是活得不耐烦了。照孤家的槍罢!”一槍望着仁贵拦腰刺来。薛礼说:“来得好!”把方天戟往杆子上噶啷一枭,董逵喊声:“不好了!”手一松,槍往半天中去了,人在马上乱晃。

小将志龙遭捉住,这番急杀老先锋。

忽听后面有人叫道:“薛仁贵,娘娘有法旨,命你前去,快随我来。”仁贵回头一看,见一青衣童子,面如满月,顶挽双髻,一路叫来。仁贵道:“请问这里是什么所在,因何晓得我名字?哪个娘娘传我?”那童子道:“此地乃仙界之处。我奉九天玄女娘娘法旨,说大唐来了一员名将,名唤薛仁贵,保驾征东,快领来见我,有旨降他。所以叫你名字。”仁贵听说,万分奇异,说:“有这等事?”连忙随了童子一路行去。影影见一座大殿,只听得鼓乐之声 ,来至殿前,童子先进内禀过了,然后仁贵走到里边,只见一尊女菩萨坐在一个八角蒲墩上。薛礼倒身下拜说:“玄女大圣在上,凡俗薛礼叩头,未知大圣有何法旨?”娘娘说:“薛仁贵,你乃大唐一家梁栋,只因此去征东,关关有狠将,寨寨有能人,故我冲开地穴,等你下来。有面食三架,被你吃下腹内,乃上界仙食。你如今就有一龙二虎九牛之力,本事高强,骁勇不过,不上三年就可以征服。咳,但是你千不是,万不是,不该把这条青龙放去。若这龙降下凡尘,就要搅扰江 山,干戈不能宁静,所以我锁在石柱上。如今被你放走,它就在东辽作乱,即使你有一龙二虎九牛之力,也难制服 得青龙,便怎么处?”仁贵说:“阿呀,大圣!弟子薛礼乃凡间俗子,怎知菩萨处天庭之事,所以放走了青龙。他在东辽作乱,搅扰社稷,今陛下御驾亲征,若难平服,弟子之罪大了。望大圣娘娘赐弟子跨海征东法宝,予以平定,恩德无穷。愿娘娘圣寿无疆。”

列位要晓得,九个火头军,只有薛仁贵服着张环,如今见他亲来看望,也觉毛骨悚然。今听见大老爷说周青不服法,气得面脸失色,登时发晕,两眼泛白,一命呜呼去了。吓得张环魂不附体,连叫薛礼,不见苏醒。周青着了忙,也叫薛大哥,仍不醒来。这恼了周青,大喝本官不是:“我大哥好好下床 安静,要你来一口一声叫什么薛礼、薛礼,叫死了。兄弟们,把本官锁在薛礼大腿上,待他叫醒了大哥始放走。若叫不醒,一同埋葬。”王新鹤与李庆先拿过胡 桃铁链,把张环锁在仁贵腿上。这士贵好不着恼,说:“怎么,周青你太无法无天了,擅敢把我大老爷锁住。”周青说:“你不要喧嚷,叫不醒大哥,连你性命也在顷刻。”这吓得张环魂不附体,连叫薛礼,薛礼方才悠悠苏醒说:“啊唷,罢了,罢了。那有这等事?”正是:

正去之间,忽听得后面大叫:“呔!薛仁贵!你回转头来看。我与你有海底冤仇,三世未清,今被九天玄女娘娘锁住,难以脱身。幸喜你来,快快放我投凡,冤仇方与你消清了。”仁贵回头一看,只见西南上一根擎天大石柱,柱上蟠一条青龙,有九根链条锁着。仁贵走将过来,把九条链条扯裂断说:“汝去罢!”这条青龙摆尾一啸,一阵大风望东北角腾空而去。回头对薛礼看看,把眼一闭,头一低,竟不见了。

单讲独木关副元帅安殿宝,正坐三堂,忽有小番飞报进来说:“启上元帅爷,不好了,二位将军被大唐火头军伤了。”那金脸安殿宝听见此言,不觉魂飞天外,魄散九霄,吩咐带马抬锤。手下一声答应,安殿宝通身打扮,跨上鞍辔,手执银锤,离了帅府,带领偏正牙将,放炮开关,吊桥坠下,五色旗幡招转,豁喇喇冲到营前,高声大叫:“呔!唐营下的,快报说,今有安元帅在此讨战。有能者火头军,早早叫他出营受死。”不表安殿宝讨战,单言周青连忙出马,随了众弟兄来到营外,望前一看,好个金面安殿宝。你道他怎生模样?但见他:头戴金狮盔,霞光射斗;身穿雁翎铠,威武惊人。内衬绛黄袍,双龙取水;前后护心镜,惯照妖兵。背后四根旗,上分八卦,左边铁胎弓,倒挂金弦。右有狼牙箭,腥腥点血,坐下黄鬃马,好似天神。面如赤金,两道绣丁眉,一双丹凤眼。高梁大鼻,阔口银牙。手端两柄大银锤,足足有那二百斤一个。虽为海外副元帅,要算东夷第一能。那周青见了,内心胆怯,叫声:“众兄弟,你们看这黄脸番儿,谅来决然厉害。倘我有差迟,你们就要上来帮我。”众人应道:“是,晓得。哥哥放心上去,快些擂起战鼓来。”说罢,战鼓一啸,旗幡摇动。周青冲上前去,把亮铁锏一起。那边银锤架定,大喝:“来将何名,留下来好打你下马。”周青道:“你要问我之名,洗耳恭听。我乃张大老爷前营内火头军薛礼手下,周青便是。可知我双锏厉害么?你这黄脸贼,有什么本事,敢来讨战。”安殿宝说:“本帅只闻火头军薛礼骁勇,哪曾有你之名?可晓本帅银锤骁勇,穿白将只怕逢我也有些难躲,何在于你。”周青道:“不必多言,若要送死,须通名姓下来。”殿宝道:“本帅双名殿宝,东辽一国地方,靠着本帅之能。你有多大本事,敢来送死?”周青听言大怒,舞动双铁锏,喝声:“照打!”当的一声,并锏直望番将顶上打将下来。安殿宝不慌不忙,拿起银锤望锏上噶啷一枭,周青喊声不好,在马上乱晃,险些跌下马来,说:“啊唷!果然好本事。”一马交 锋过去,圈得转马来。安殿宝量起银锤,直望周青劈面门打下来。那周青看锤来得沉重,用尽平生气力抬挡上去,马多挣退十数步,眼前火星直冒。看来不是他敌手,回头叫声:“众兄弟,快来!”七个火头军齐声答应,纵马上前,刀的刀,槍的槍,把个安殿宝围在当中。三股叉分挑肚腹,一字镋照打颅头,银尖戟乱刺左膊,雁翎刀紧斩前胸,宣花斧斧劈后腮,紫金槍直望咽喉。那安殿宝好不了当,舞动大银锤,前遮后拦,左钩右掠,上护其身,下护其马;迎开槍,逼开斧,抬开刀,挡开戟,哪里放在心上。八人战他一个,还是他骁勇些,晃动锤头,左插花,右插花,双龙入海,二凤穿花,狮子拖绣球,直望八人头顶上、背心中、左太陽、右勒下、当胸前,当当的乱打下来。八个火头军哪里是他对手,架一架,七八晃,抬一抬,马都退下来了。战到个四十回冲锋,不分胜败。杀得来:风云惨惨天昏暗,杀气腾腾烟雾黄。

不表月字号火头军五人,单言张士贵吩咐起营,十万人马穿过天盖山。正行下来,不过四五十里荒僻险路,只听得前面括拉拉拉拉拉一声响,山崩地裂,人人皆惊。张士贵唬得面如土色,马都立定了,说:“我的儿,什么响?”志龙说:“爹爹,好奇怪,不知什么响。”差人前去打听,不多一回,报说:“启上大老爷,前边不上一箭之路,地下开了一个大窟,望下去乌暗,不知有多少深,看不明白。”张环说:“有这等事?把人马扎住,我儿同为父去看来。”众公子应道:“是。”张环父子六人催马上前,果见一个大窟如井一般。士贵说:“好奇怪!”吩咐手下人将索子丢下去探探有几多深浅。手下答应。数名排军把索子系了一块大石,望底下坠落 ,直待放不下了,拿起来量一量说:“大老爷,有七十二丈深。”张环道:“平空绷开地穴,到底未知凶吉,或有什么宝物在地下也未可知,或有什么妖精作怪也未可知。差人去探一探,看有何物在底下。”志龙说:“爹爹说得是。着哪一个下去?”士贵看看军士们,多是摇头说:“这个底下去不得的,决有妖怪在内,被它吃了,走又走不脱,白白送死。”士贵说:“我儿,谅此地穴,没人肯下去的。”志龙道:“爹爹,有了。我看薛礼倒也能干,不如差他下去探探看。有宝物,拿起来落得受用,若是妖怪吃了,也是他大数。”张环说:“我儿之言有理。”便到前锋营传薛礼。

不表中军心内懊悔,张士贵已到营前,火头军闻知,尽行出来迎接。周青道:“本官来了,请到里边去。”张环进往营中,三子在外等候。八名火头军叩见过了,周青便说:“未知本官到来,有什么吩咐?”张环道:“薛礼病恙可好些么?我特来望他。”周青说:“既如此,本官随我到后营来。”张士贵同到后营,走近薛礼床 前。周青叫道:“薛大哥,大老爷在此望你。”薛礼梦中惊醒说:“周兄弟,大老爷差人在此望我么?”张环说:“薛礼,不是差人,我大老爷亲自在此看望你。”仁贵说:“阿呀,周兄弟,大老爷乃是贵人,怎么轻身踏贱地,来望小人?周青,你不辞大老爷转去,反放进此营,亲自在床 前看望,是小人们之大罪也。况薛礼性命,全亏大老爷恩救在此,今又亲来望我,小人哪里当得起,岂不要折杀我也。”张环道:“薛礼,你不必如此,我大老爷念你是有功之人,尊卑决不计较,你且宽心。未知这两天病势如何?”仁贵下泪说:“是。大老爷,感蒙你屡救小人性命,今又不论尊卑,亲来看望,此恩难报。小人意欲巴得一官半职,图报大恩。看起来不能够了,只好来生相报。”张环说:“又来了,你也不必纳闷,保重身躯,自然渐愈。”仁贵说:“多谢大老爷费心,小人有病在床 ,不知外事,未知这两天可有人来开兵么?”张环道:薛礼,不要说起。昨日番将讨战,两位小将军已被他们擒去,想来性命难保,今早差中军来传周青去救,不知怎样得罪了,被周青打了一场,令箭折断,故尔我大老爷亲锁中军,一则来看望,二则来请罪。”

毕竟不知征东跨海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便叫大老爷。士贵应道:“我被周青锁在你腿上。”仁贵听了,不觉大怒说:“怎么,周青你还不过来放了么?”周青说:“大哥醒了,我就放他。”走将过来把链子开了。此时仁贵气得大喊:“反了,反了!大老爷,小人该当万死。这周青容他不得,我有病在床 ,尚被周青如此无法,得罪大老爷。我若有不测,这班兄弟胡 乱起来,大老爷性命就难保了。趁小人在此,你把周青领去,重打四十铜棍,责罚他一番。”张环答应。周青说:“凭你什么王亲国戚,要锁我火头军却也甚难,本官焉敢锁我起来。”张环心下暗想:“他与薛礼不同,强蛮不过的,哪里锁得他住?”叫声:“薛礼,我大老爷不去锁他。”仁贵说:“不妨,李兄弟取链子锁了周青,待大老爷拿去重责。”周青说:“大哥要锁锁便了。”

诗曰:

外边中军官传唤了一声,不见有人答应,焦躁起来,说:“你们这班狗忘八,如此大胆!大老爷传令都不睬了。”周青听得中军叫骂,大恼起来说:“哪个该死狗囊的,如此无理。待我出去打他娘。”周青起身,往营外一看,只见这中军在马上耀武扬威,说:“狗囊的,你方才骂哪个?”中军道:“怎么?好杀野的火头军,大老爷有令传你,如何不睬,又要中军爷在此等候,自然骂了。你也敢骂我?这等大胆的狗头,我去禀知大老爷,少不得处你个半死。”周青说:“你还要骂人么?”走上前来,夹中军大腿上一拢,连皮带肉,抠出一大块。那中军官喊声:“不好。”在马上翻将下来,跌倒在地,中军帽也滚开了,一条令箭折为三段,爬起身就走。周青说:“打死你这狗头,你还要看我怎么?不认得你爷老子叫周青。”那个中军吃了亏,好不气恼,撞见了那些中军,好不羞丑,说:“啊唷,反了,反了,火头军倒大如我们。”那些中军说:“你原不在行,我们去传他,也观风识气,他们在里边吃饭,要等他吃完,在里边闲话,又要等他说完,况且这班火头,大老爷都怕他的,凭你营中千总、百总、把总之类,多要奉承他的。岂用得你中军去大呼小叫的,自然被他们打了。”那新参的中军道:“嗄!原来如此。我新任的中军,哪里知道。”只得来见张环说:“大老爷,这班火头军杀野不过,全不遵大老爷之令,把令箭折断,全然不理,所以中军吃亏,只得忍气回来缴令。”

十万貔貅如狼虎,保驾征东到海边。

周青一马当先,冲到关前,大叫:“呔!关上番儿,快报进去,今有大唐火头军周青在此索战,叫那番狗早早出马受死。”番兵闻叫,连忙报入帅府。蓝家兄弟早已满身披挂,放炮开关,出来迎住。喝道:“中原来将,留下名来,是什么人?”周青道:“你要问怎的,我说来也颇有名,洗耳恭听。我乃月字号内九员火头军里边,姓周名青,本事高强,你早献出二位小将军,投顺我邦,方恕你蝼蚁之命。若有半句支吾,恼了周将军性子,把你一锏打为肉酱。”蓝天碧呵呵冷笑说:“我们闻大唐火头军中,只有穿白姓薛的骁勇,从来不听见有你姓周之名,你就有仙人异法,六臂三头,也不惧你。放马过来,照我槍罢。”二马交 锋,蓝天碧提槍就刺,周青急架相还。二人战到十个回合,怎经得周青铁锏厉害,番将抵挡不住,面皮失色。那周青越发厉害,冲锋过来,把左手一提:“过来罢!”将蓝天碧擒在手内,捺住判官头,兜转丝缰,望营前而来。

御驾亲征起大兵,长安一路望东行,

蓝天碧纵马上前,把槍一起,喝叫:“蛮子,魔家的槍到!”插、插几槍,望张志龙劈面门挑将进去。志龙把槍架在旁首,马打冲锋过去,英雄闪背回来,二人战有六个回合,番将本事高强,张志龙哪里是他对手,杀得气喘吁吁,把槍一紧,望蓝天碧劈胸挑进去。天碧也把槍噶啷一声,挠在旁首,才交 肩过来,便轻舒猿臂,不费气力,拦腰一把,将志龙提过马鞍鞒,带转丝缰,望关里边去了。

仁贵回身又走,只见前面有座凉亭,走到亭内,有一座灶头,好不奇异。灶门口又不烧,又没有火,灶上三架蒸笼,笼头罩着,虽不烧却也气冒冲天。薛礼从早上下来地穴,又行了数里,肚中饥了,见了热腾腾三架蒸笼,想一定是蒸吃的东西,便将笼头除下。只见一个面做的捏成一条龙,盘在里边,便拿起来团 一团 ,做两口吃了下去。又端开底下一层,有两只老虎,也是面做的,亦拿在手中捏做一团 ,吞了下肚。又端开第三架,一看有九条面做的牛,立在蒸内,也拿起来捏拢了,做四五口吃在腹中。此时已饱,便将蒸仍架在灶上,走出亭子,身上暴躁起来,肌肤皮肉扎扎收紧,不觉满身难过。行不上半里,见一个大池,池水澄清,仁贵暗想:“且下去洗个浴罢。”将白将巾与战袄脱下来,放在池塘上,然后将身走入池中,洗了一浴起来,满身爽快,身子觉轻了一轻,连忙穿好衣服,随大路而走。

第22回 番将力擒张志龙 周青怒锁先锋将

薛礼在地下走上一步,右手拿戟,左手往董逵腿上一把扯住说:“过来罢。”一拖拖得董逵头重脚轻,倒坠转来。董逵好不着忙,两手乱挣个不住。薛礼道:“你挣到哪里去?”把董逵勒下,一夹一挤,手脚不动了。左手牵了这匹马,回身便走到营前说:“大老爷,小人薛礼活擒董逵在此。”张士贵满心欢喜,暗想:“薛礼好本事,我子万不如他,真算贤婿天大的造化了。薛礼这等骁勇,此去立得大功,多是我贤婿冒来的功劳了。”士贵有心冒功,叫薛礼放下董逵,待等绑起来。那仁贵将董逵放下,谁知动也不动,竟死去了。薛礼说:“大老爷,强盗被小人夹死了。”四子一婿把舌头乱伸,说:“好戟法,好力气!”士贵道:“薛礼,你本事果然高强,活擒董逵是你之功,待我大老爷记在功劳簿上。此去征东,再立得两个功劳,待我奏上朝廷,赎你之罪。”仁贵道:“是,多谢大老爷。那强盗这副披挂,小人倒很喜欢,求大老爷赏赐与小人穿戴,好去开兵立功。”张环道:“马匹盔甲自然是你的,不消问我。是你擒来,自己取用便了。”仁贵把董逵盔甲除下,将尸首撇在一旁,取得了银盔银铠,一骑白毫马。回到前锋营,周青、李、姜四人大喜说:“大哥,你倒立了一功,得了一副盔甲,我等兄弟们不知何日见功。”薛礼说:“莫要慌。一过海东,功劳多得紧。”

蓝家兄弟虎狼凶,何惧唐师百万雄。

单讲薛礼悠悠放至下面,黑洞洞,就有陰风冒起,寒毛直竖。仁贵暗想:“不好啊,我不听兄弟们的话,一时高兴下来,如今性命一定要断送的了。”心内十分胆怯。摸索着起出竹篮,团 团 一摸,多是满的。挨到东首,旁边有些亮光,也不管好歹,钻进去挨出外边,却好似山洞内钻出来模样,又是一个世界了。上有青天云日,下有地土树木,心中大喜说:“这也奇怪,此世界不知通于何处?”回头一看,出来之所,乃是一座高山洞里钻出来的。忽然间云遮雾拥,好似陰雨天空一般,却也明亮。两旁虽无人家田地,却也花枝灼灼,松柏青青,好似仙家住所。居中一条砖砌街道,仁贵从此路曲曲弯弯行去。

再讲关前蓝天象,见兄长被擒,心中大怒,忙纵坐骑出阵,大叫:“呔!蛮子不要走,你敢擒我哥哥,快快放下来。”那周青到营前将蓝天碧丢下。张士贵吩咐绑住,周青又冲出阵,大喝:“番狗!你若要送命,快通名来。”天象说:“我乃副先锋麾下,名唤蓝天象,可知我的刀法精通么?你敢把我兄长擒去,我今一刀不把你劈为两段,也不算魔家骁勇。”周青冷笑自言道:“且不要管他。”便放马过来。天象上前提刀就砍,周青急架忙还,二人杀在一堆。只听刀来锏架叮当响,锏去刀迎进火星。一来一往鹰转翅,一冲一撞凤翻身。这二人战有二十回合,蓝天象招架不住,被周青劈头一锏,打得脑浆进裂,翻下马来,呜呼哀哉了。那众小番急把关门闭了,去报副元帅。周青得胜回营,张士贵满心欢喜。带过蓝天碧喝问道:“番狗!你今被天邦擒在此,死在顷刻,还敢不跪。”天碧说:“呔!天无二日,民无二王。我见狼主曲膝,岂肯跪你?要杀就杀,不必多言。况又父兄之仇不共戴天,你来审我怎么。”张环说:“既如此,吩咐推出营外斩首。”两旁一声答应:“嘎!”就把蓝天碧割去首级,号令营门,这且不表。

单说总兵先锋张士贵,同四子一婿十万雄兵下来,只见前面有一座大山,名为天盖山。众人马相近山前,只听顶上炮声一起,闯出几百喽兵,多是青红布盘头,手内棍棒刀槍闪烁。当中有一位大王,全身披挂,摆动兵器,一马当先冲下山来,大叫:“呔,来的何人,擅敢领兵前来搅扰大王爷 的山路!早早献出卖路钱,方让你们过去。”这一声大叫,惊动张士贵。抬头看见,心下暗想:“今天兵经过,还要买路钱!一定是活得不耐烦了。”吩咐大小三军,且扎下营盘。底下众儿郎一声答应:“是。”就把营盘扎住。

诗曰:

玄女娘娘说:“若要平定东辽,只是如今三年内不能够的了。除非过了十有余年,才得回平原,干戈宁静。我有五件宝物,你拿去就可以平辽。”叫童儿里边取出来。那青衣童子说:“领法旨。”连忙进内,取出递与薛礼。娘娘说:“薛仁贵,此鞭名曰白虎鞭,若遇东辽元帅青脸红须,乃是你放的青龙,用白虎鞭打他,就可以平定得来。”仁贵道:“是。”娘娘又道:“这一张震天弓,这五枝穿云箭,你开兵挂于身畔。这青龙善用九口柳叶飞刀,着了青光就伤性命,你将此弓用宝箭射他,就能破。射完把手一招,箭归手内。”仁贵应道:“是。”娘娘又说:“此件名曰水火袍,若逢水火灾殃,即穿此袍,能全性命。”仁贵应道:“是。”回头看四桩宝物,霞光遍透。又有一本素书,并无半字在上。就问娘娘:“此书何用?”娘娘说:“此书乃是异宝,名叫‘无字天书’。此四件,别人见得。这天书只可你一人知道,不可被人看见。凡逢患难疑难之事,即摆香案拜告,天书上露字迹,就知明白。此五件异宝你拿去,东辽就能平服。不可泄露天机,去罢。”薛礼大悦,拜别玄女娘娘,将天书藏于怀内,手拿弓箭,一手拿了袍鞭,前面青衣童子领路,仁贵离了殿亭,一程走到两房石门边,童子把门开了说:“你出去罢。”将薛礼推出门外,就把石门闭上了。

何宗宪见大舅志龙被番将活捉了去,便大怒纵马摇戟,赶到关前大喝:“番狗,你敢擒我大舅,快放下马来,万事全休,若不放还,可知我白袍小将军骁勇么!”这惊动了关前蓝天象,催开战马,摇动金背大砍刀,对前来抵敌的何宗宪道:“来的穿白小蛮子,你可就是火头军薛仁贵么?”宗宪冒名应道:“然也。你既闻火头爷大名,何不早早下马受死,反要死在戟尖之下。”天象说:“妙阿,我正要活擒火头蛮子。”放马过来。宗宪串动手中方天戟,照着蓝天象面门上挑将进来。天象把刀枭在旁首,马打冲锋过来,英雄闪背回来。二人战到八个回合,何宗宪用力架在旁首,却被蓝天象拦腰挽住,把宗宪活擒在手,竟自回关,打着得胜鼓,来见安殿宝。即把所擒郎舅二人囚入囚车,待退了大唐人马,活解建都处决。

第10回 尉迟恭征东为帅 薛仁贵活擒董逵

本官看得如儿戏,打得中军面发红。

仁贵抬头一看,眼前乌暗团 团 。一摸摸着了竹篮,满心欢喜,将身坐在篮内,把铜铃摇响。且表上边自从仁贵下去,已有七天不见上来。张环估算薛礼已死在底下,便想要行兵。但周青、姜、李四人哪里撇得下?在地穴前守了七日七夜,不见动静。忽然闻得铜铃摇响,大家快乐,连忙绞动盘车收将起来。仁贵上来,走出说:“兄弟们,倒要你们等了这一会。”众人道:“说什么一会,我们等了七日七夜了。”仁贵说:“这也奇了。真乃山中方七日,世上几千年。为兄在下面不多一会工夫,就是七天了。”众人道:“大哥,下面怎么样的?手里这些东西哪里来的?”薛礼就一一细说一遍。四人满心欢喜,回到营中。

堪笑投军众弟兄,全无礼法枉称雄。

张志龙叫声:“爹爹,待孩儿去擒来。”张环道:“我儿须要小心。”志龙答应。按好头盔,紧紧乌油甲,举起射苗槍,催开坐下黑毫驹冲上前去,大喝一声:“呔,你这绿林草寇,你看我们是什么兵马,竟敢大胆阻我天兵去路么?”那大王哈哈大笑说:“你还不知大王厉害之处。天下闻孤董逵之名,在我山下经过都要给买路钱,你今好好献过粮钞,放你过去;如有半字支吾,恼了孤家性子,一顿乱槍,走脱一卒也不算大王爷 爷本事。”张志龙大怒说:“该死的强徒,天下乃朝廷出入要路,你敢霸阻天兵!好好让天兵过山,饶你性命;若再支吾,取你性命。”董逵说:“不须夸口,照大王爷 的槍罢。”催一步马,拿手中槍直望志龙面门上挑进来。志龙叫声:“不好!”把槍往杆子上噶啷一抬,险些跌下马来。交 锋过去,冲将转来,志龙叫声:“狗强盗,照我槍罢!”飕这一槍,望董逵前心刺来。董逵叫声:“好!”把槍噶啷一架逼开,趁势一槍刺进来,张志龙躲闪不及,正刺中左腿,鲜血直流,大叫—声:“好厉害的狗强盗!”兜转马大败而走。

再说天子当殿与众卿议定黄道吉日,与尉迟恭挂了帅印,来至教场。点起五十万大队雄兵,祭过了旗,朝廷亲莫三杯御酒,发炮三声,排开队伍,一路行兵御驾亲征。天子坐在日月骕骦马上,徐茂功、程咬金、马、段、殷、刘六将保住龙驾,前面二十七家总管随护元帅,离了大国长安。一路上盔滚滚,甲层层,旗幡五色,号带飘飘,刀槍剑戟似海如潮,一派人马下来。且不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