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雁横空飞过,三三两两的疏影,勾起一天的愁绪,丝丝缕缕扯向天边。

多少次在梦中撑一叶扁舟,在如诗的千里烟波牵一缕愁绪,细数天上一勾残月,月边几点寒星;

多少次在梦中撑一叶扁舟,在如词的千里烟波牵一缕愁绪,细数天上一勾残月,月边几点寒星。

壮士行走在烟雨中,壮士的心是湿的,宋词就回荡着豪迈;英雄在宝剑上抒写诗行,那宋词就射出锋利的光。风雨飘摇的南宋,令多少英雄豪杰怒发冲冠,有泪如倾。又使多少仁人志士空悲切,白了少年头。

宋词的烟雨啊,情太浓,愁太长,一江春水流不尽,溶溶泄泄,直上心头。

楼前春水悠悠,天上白云悠悠,满地衰草悠悠。

宋朝的烟雨呀,飘进了宋朝的词里,宋词的烟雨将一个如水的女儿浸润成一朵含泪的云;宋词的烟雨将一朵娇艳花飘向惶恐滩头,伶仃洋里。

胡虏未曾灭,英雄空啼血,万里关山犹烽火,狼烟夜举,铁骑踏碎边关月。莫道红桥桥下水,似我心底万丈澜,举杯俯仰共悠悠。

曾经相约黄昏后,月已阑珊,泪断回廊,梦里还疑柳梢头,唤起不知身何处,两眸炯炯,从此莫凭栏,凭栏莫黄昏。

总想在那个凄风迷雨的黄昏,穿过黄花堆积的小径,轻叩那一剪倩影的窗儿,读那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的情愫;

宋词的烟雨里激荡着英雄的热泪,豪杰的呐喊,将那上下阕酝酿的淋漓酣畅。

谁是天下英雄?曾请缨万里赴戎机,文字激扬征辽寇,怅燕然未勒,南归草草。叹书生老去,匣中宝剑空尘埃,夜夜鸣作断风声。

原本是一朵飘逸的云,为何在风疏雨骤的傍晚,对一地落英蹉跎地哭泣?原本是一支盛开的花,为何对着迟归的燕子尽情飘零?

有雁横空飞过,三三两两的疏影,勾起一天的愁绪,丝丝缕缕扯向天边。

楼前春水悠悠,天上白云悠悠,满地衰草悠悠。

宋词的烟雨啊,情太浓,愁太长,一江春水流不尽,溶溶泄泄,直上心头。

谁是天下英雄?曾请缨万里赴戎机,文字激扬征辽寇,怅燕然未勒,南归草草。叹书生老去,匣中宝剑空尘埃,夜夜鸣作断风声。

原本是一支盛开的花,为何对着迟归的燕子尽情飘零?

胡虏未曾灭,英雄空啼血,万里关山犹烽火,狼烟夜举,铁骑踏碎边关月。莫道红桥桥下水,似我心底万丈澜,举杯俯仰共悠悠。壮士行走在烟雨中,壮士的心是湿的,宋词就回荡着豪迈;英雄在宝剑上抒写诗行,那宋词就射出锋利的光。风雨飘摇的南宋,令多少英雄豪杰怒发冲冠,有泪如倾。又使多少仁人志士空悲切,白了少年头。

我行走在宋词的诗行里,走进宋词的烟雨中。

落魄的文人行走在宋词的烟雨中,将那长长短短的诗句婉约成雨中的思绪,故园的明月,暮天的断鸿。

恨不得乘大江东去,在那落日楼头,断鸿声里,将那暮色熏染的栏杆拍彻,用红巾翠袖搵英雄泪。

十里长亭,斜阳古道,一声长笛催人老,泪眼相对,执手无语,白云绿水共徘徊。

十里长亭,斜阳古道,一声长笛催人老,泪眼相对,执手无语,白云绿水共徘徊。

那个挑灯看剑的人,醉里西北望神州,梦中沙场秋点兵,醒来正在西风里,易水萧萧,满座白衣如雪飘飘,壮士悲歌啼泪,唤红巾翠袖,举大白,一洗心头血。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宋词的烟雨叫我沉醉,叫我流泪。

曾经相约黄昏后,月已阑珊,泪断回廊,梦里还疑柳梢头,唤起不知身何处,两眸炯炯,从此莫凭栏,凭栏莫黄昏。

宋朝在漫天的烟雨着逝去了,无数个伟大的诗人在宋词的烟雨中向我们走来。

原本是一朵飘逸的云,为何在风疏雨骤的傍晚,对一地落英蹉跎地哭泣?

原本是一只快乐的鸟儿,为何独自守着窗儿,终日凝眸?

那个挑灯看剑的人,醉里西北望神州,梦中沙场秋点兵,醒来正在西风里,易水萧萧,满座白衣如雪飘飘,壮士悲歌啼泪,唤红巾翠袖,举大白,一洗心头血。

落魄的文人行走在宋词的烟雨中,将那长长短短的诗句婉约成雨中的思绪,故园的明月,暮天的断鸿。

宋词的烟雨里激荡着英雄的热泪,豪杰的呐喊,将那上下阕酝酿的淋漓酣畅,荡气回肠。

宋朝的烟雨呀,飘进了宋朝的词里,宋词的烟雨将一个如水的女儿浸润成一朵含泪的云;宋词的烟雨将一朵娇艳花飘向惶恐滩头,伶仃洋里。